以色列、教會和伊朗

珊蒂 泰普林斯奇




每年的大屠殺紀念日,以色列各地都拉響警笛兩分鐘,以此紀念二戰大屠殺中的罹難者。今年這通徹肺腑的鳴笛顯得尤其肅穆。伴隨它的是一種幾乎觸手可及的感覺:這個國家正意識到她最大的夢魘,一個可怕的現實—我們正處在另一場無法想像、甚至比第一次屠殺更慘絕人寰的大屠殺的邊緣。

無論在個人的生活中還是在我的事工中,我(珊蒂)都不願過多關注在大屠殺上。之所以在此時此刻講到大屠殺,是因為在過去幾天塈琲瘋F被攪動起來,有感動要提及這一點。(仿佛是為了印證這件事的緊迫性,正好就在此刻,陣亡將士紀念日的警笛拉響了!)

上周在大屠殺紀念日,我參觀了新的大屠殺博物館。這一次的參觀也讓我不得不在這婼秅@談關於大屠殺的話題。之前我從來沒去過新的大屠殺博物館,我不禁想知道神在那特別的一天要對我說什麼。我沒有去猜測會遇到什麼或看到什麼。但當我發現博物館所展出的大屠殺發生之前5到10年的媒體運動、新聞記述、政治時事和當今的新聞政局有著讓人不寒而慄的相似時,我十分地震驚。儘管幾年來我和你們一樣密切地關注與以色列有關的時事,然而我在博物館所看到的,曾經發生的和現今的境況之間驚人的相似著實讓我目瞪口呆。

博物館的證據清楚而直白地呈現在眾人面前—這些證據不言自明。原本這些證據只是為了記述歷史。但現在它們卻如同在全國響起的警笛一樣,成為對將來的先知性的預警。在這個向四周擴展的現代建築物的玻璃櫃堙A擺放著我們在今天的社會看得到的、同樣的反猶漫畫、同樣的責難和仇視猶太人的新聞、同樣的政府的綏靖政策、同樣的全球性的對魔鬼的威嚇的掉以輕心,不加防備。這些證據仿佛在呐喊,要讓人們聽見它們的聲音。

剛剛舉行的德班第二次會議在一些關鍵方面類似於二十世紀30年代召開的處理希特勒和“猶太問題”的國際論壇。令人奇怪的是,很多關於德班會議的媒體報導明顯地被歪曲了。西方媒體和以色列及猶太人的媒體的報導迥異。大多西方媒體把艾哈邁迪內賈德描述成被列國邊緣化的,但是以色列卻持有不同的看法。 在猶太人的眼中,國際社會在容忍放縱一個比希特勒有過之而無不及的人,並且毫不掩飾地給予了他宣講滅絕以色列的中心舞臺。一些國家的代表(感謝他們)在內賈德演講中途退出了會議,這雖然是一個積極介入的姿態,但是收效甚微。要防止再次針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我們需要前攝性的、積極的行動。善意的防禦姿態和抗議、或者長期拖延的對話在目前都是不夠的。

在屬靈領域堙A第二次德班會議在屬靈的更高層面敞開了釋放全球反猶和敵基督權勢的門。當然大多數現代文明國家不會支持現在的伊朗政權。但是這些國家沒有採取任何集體的措施實際地去阻止它。可悲的是,他們現在所採取的措施極大地讓人聯想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國際社會對德國納粹的反應:很多的對話,但是極少行動。證據就存放在博物館堙C

如有必要,以色列會單獨行動,襲擊伊朗的核設施嗎?在這點上報導和傳聞說法不一。事實上,我們不知道在以色列和國際社會的最高層在發生什麼。但是,看上去以色列正在軍隊和平民中為這樣的一場襲擊和隨之而來的敵人的反攻作準備。至少,以色列在有意地表達她保留這個選擇的可能性。

如果以色列襲擊伊朗,極可能她只有自己行動—這也許會導致各個層面嚴重的損失。針對伊朗的軍事行動可能導致以色列與美國及其他國家劃清界限。我個人認為魔鬼會試圖在這個問題上分裂以色列和美國,以達到其毀滅兩個國家的目的。但是我相信神的心意—還有他對禱告的呼召—是要讓這兩個國家為正確的原因,作出正確的決定,並祝福這兩個國家。有時候祝福意味著管教,但是天父的管教是為了讓他的兒女們回轉向他,恢復到他的道路堙C我們在神面前的代求和對政府的介入會改變正在展開的現實。

同時,最近幾個月不少人認為只有當所有國家都孤立以色列時,以色列才會回轉尋求神,因此美國也應該停止對以色列的幫助和支持。我們要對照神的話來看這種觀點。不錯,以色列整個國家的救贖是發生在當她被列國離棄的時候。但是我們若以此推論,說美國(或其他國家)應該停止援助以色列,則是謬解了聖經和神的屬性。這樣的看法沒有準確的摸著天父的心。 天父不會導致他的一個孩子去犯罪,以此來拯救另外一個孩子。他預先就知道我們會做出什麼選擇。即使我們墮落的本性服從魔鬼的試探、選擇行在天父旨意之外,耶和華對他的話和他的應許仍然信實。他的心意不是要讓列國因忽略猶太人的苦難而犯罪,以此來成就猶太人“終於”得救。然而,他會用各國對猶太人的擊打苦待帶來以色列國最終的益處,因為耶和華本為善。

事實上,不敬畏耶和華的國家不會為了猶太人而犧牲自身的眼前利益。的確,神的話說以色列不列在萬民中、或者說不被列國承認。(民數記23:9)既然我們是被分別出來侍奉神的,我們就不可能在侍奉他以外找到永久的目的和安全。(基督徒也是如此,從廣義的、預言的角度而言,列國也都如此。)同時,神愛我們如此之深,以至於他寧可讓我們受苦,甚至遭受悲劇性的苦難—而他也的確“悲劇性地”與我們一同受苦—如果必須經過苦難才能讓我們回轉向他的話。但是這個真理也是把事情的實質過於簡單化。以色列的苦難並不是這麼簡單。

以色列的受苦不單單是為了猶太人的復興—讓他們回到他們的土地或讓他們歸向神。我們可以想想耶穌,他是一個完全的、不需要被復興的猶太人,然而他卻遭受最悲慘的苦難。他不單在他肉身至親的手中受苦害,也是為列國的緣故受苦。我們救主的受難和猶太人的苦難有著極大的關聯—儘管只有耶穌的受難可以為罪獻上挽回祭。正如我們在《為什麼要關懷以色列》一書中提到的,以色列所受的苦難是關乎眾聖徒的成聖和外邦人的救贖的。神使用猶太民族將主耶穌活生生表徵出來。神在列國中的百姓如何對待以色列國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他們在神國度中的命定。聖經時期及後聖經時期的歷史表明沒有一個國家永久地站在以色列這邊。相反地,是那些在列國中忠心的信徒的余民在支持她。而只有這些剩餘的民支持以色列也是出於神的設計。我們所做的選擇成為他手中的工具,用來雕鑿出他最終的目的,為要在末後的日子彰顯他已經命定的、極大榮耀。所以,警醒禱告吧—並要順服!

PO Box 27575, Anaheim Hills, CA 92809, USA
949-533-8287 | [email protected]
©2006 Light of Zion. All Rights Reserved.